主页 > 生物达人 >【更新】狮城DJ控非礼‧Shin确定阿Ken没喝醉‧离开前一 >

【更新】狮城DJ控非礼‧Shin确定阿Ken没喝醉‧离开前一

【更新】狮城DJ控非礼‧Shin确定阿Ken没喝醉‧离开前一(吉隆坡讯)“狮城DJ被控非礼案”週一续审,第四名证人Shin供证时,语气肯定地告诉法庭,指被告“阿Ken”刘永健绝对不是喝醉酒,因为若喝醉的人不会在酒店套房内游走,继而当众女生在她的房间讨论时,被告还站在她的房门前,并且在穿鞋子离开前一再向她低头道歉。只愿自称为Shin的她(30岁,无业)声称,她是与此案件另一位证人龙纹敏同房,在龙纹敏睡后才进入房间睡觉,直至大约凌晨4时许,才被此案件第二名控方证人兼受害者萧慧敏叫醒,继而听到萧慧敏和另一位受害者丁奕澄阐述之前被阿Ken非礼的事情经过。“当时萧慧敏的声音是非常害怕,手脚都不停地在抖震,她们俩看起来明显是很害怕和惊讶的;而May子(刘慧美,即刘永健的妻子兼988电台DJ)后来被告知事情经过后,她也哭了。”她说,在May子痛哭后,她就陪同May子到外面叫醒阿Ken离开,因为当时每个人都害怕,不知阿Ken会做出甚幺对她们不利的事。她指出,当她打开房门,看到阿Ken站在房门前,之后May子就收拾东西,而阿Ken则在大门外穿鞋子之际,一再向她低头道歉,只是她不加以理睬,只是要求阿Ken立刻离开套房。指阿Ken套房内走来走去她也说,当听到萧慧敏和丁奕澄的阐述,本身并没有特别怀疑任何人,只是认为两人并没有任何理由撒谎,所以阿Ken是唯一的嫌犯,毕竟两人是清楚和确定搓弄和触碰胸部,以及舔舐耳朵的“肇事者”就是阿Ken。她强调,她因身体状况,所以当晚是唯一滴酒不沾的人,虽然阿Ken与其他人一样有喝酒,但她肯定阿Ken当晚并没有喝醉,因此每个人都告诉她,当晚阿Ken在套房内走来走去。Shin披露,参与当晚派对的人当中,她和郑靖婷、萧慧敏及龙纹敏因之前同在一家公司工作,所以关係较为密切,而对May子和阿Ken则只是认识,不过是见面三四次而已。她说,在事发后一天,她联同龙纹敏及郑靖婷曾会见May子,而当时May子说曾尝试要取消婚礼,但表明如此做对她很艰难,因为婚礼都是商家赞助。“我和龙纹敏当晚告诉May子,是龙纹敏叫她和阿Ken参与派对,所以觉得很对不起其他人,而May子说自己也不知道阿Ken当天发生甚幺事;无论如何,我们都很伤心她会继续进行婚礼,所以我们议决不出席她的婚礼,同时也要求删除当晚拍下的照片。”她续说,May子听后,还说了解删除照片的要求,并说将会返家删除所有的照片,而此事是在丁奕澄报案之前发生,她也只是后来获丁奕澄通知,说她可能会被传召为证人。龙纹敏:阿Ken透露有黑暗一面第三名证人龙纹敏披露,被告刘永健(阿Ken)事发后曾向当时的未婚妻May子(刘慧美)透露,本身有“黑暗的一面”(Darker Side),而May子就非礼事件向一众姐妹们道歉。辩方反对解释黑暗面也是电视台和电台主持人的她指出,她于事发当天()凌晨相继聆听萧慧敏(31岁,Astro 电视台主持人)及原告丁奕澄(译音)指被阿Ken非礼的经过,而过后在睡觉中的8名女子也被叫醒,并由May子作出道歉。“之后我们要求May子把阿Ken带回家,May子返回酒店客房,说阿Ken告诉她,自己有黑暗的一面。”龙纹敏是接受主控官娜迪雅副检察司的引导下,如此指出。至于阿Ken拥有怎幺黑暗的一面,当龙纹敏欲进一步解释时,辩护律师拉蒂法即向推事诺阿米杜娜提出反对。诺阿米杜娜认为,龙纹敏并非原告,涉嫌非礼一案与她未有直接关係,所以不应就“黑暗的一面”作出自我诠释。推事就此表示赞同,并要求主控官重塑提问,而主控官亦转移其他角度继续引导证人供证。龙纹敏披露,据悉,早前已在新加坡注册结婚的丁奕澄,在经历被非礼事情后,一直难以走出阴影,即使工作也不断的哭泣,伤心到顶点,根本无法专心工作,在办公室内也崩溃。到May子家取走相机删照片好姐妹之间的信任,因阿Ken刘永健而破裂,龙纹敏声称,由于她与姐妹们不信任May子会遵守承诺删除当晚照片,而亲自到May子刘慧美的住家取走相机,以策万全,但May子在事后一再要求她不要把非礼事件传开。龙纹敏接受辩护律师拉蒂法盘问时指出,事发后数天,当晚出席派对者都不愿意May子于当天拍下的照片展示在May子的婚宴上,所以就约May子到餐厅摊牌。“我和Shin先到May子位于蕉赖住家附近的餐厅赴约,要求删除当晚的照片,May子说相机在家里,但返家后将删除所有照片,可是我们都不相信她,所以会合郑靖婷后,于凌晨3时到May子的家取走相机。”她强调,她记得相机最终由郑靖婷拿走,而她们事后都没有出席May子和阿Ken的婚礼,也因为这样,很多朋友都前来问东问西。“我只是告诉一些很要好的朋友有关非礼事件,还有就是和我紧密联繫的May子家人,尤其是她的姐姐。我希望她的家人能够救救她,或对他做些甚幺事。”她坦言,虽然她多次要求May子深思熟虑与阿Ken之间的关係,还有自行决定是否如期举行婚礼,但自发生非礼事件后,她其实是不想May子继续结婚。“但是May子告诉我,婚礼都是商家赞助,以后有甚幺事情都会陪阿Ken度过,坚持要和他结婚,我觉得这是很不负责任和不理后果的。”萧冲入房告知被非礼龙纹敏阐述,当天是萧慧敏先冲入其房间,叫醒她和同房的Shin,继而一行8人就在其房间了解及商讨萧慧敏和丁奕澄指被阿Ken搓胸和舔舐耳朵的非礼经过,事后决议叫醒May子告知来龙去脉。“我听了萧慧敏和丁奕澄所说的,我接受她们的故事,因为她们当时的语气真的很激动、惊讶和生气,眼泪也快掉下来了,而她们根本没有要欺骗我们一班人的必要。”她还说,在认识萧慧敏这幺多年,不曾见过后者如此激动、惧怕且眼泪都快掉下了。8人商讨半小时后叫醒May子龙纹敏披露,在她们8人商讨半小时后,她议决到客厅叫醒May子,而当时阿Ken睡在一旁的沙发上。“他们在我的房间告诉May子一切,她立刻就哭了起来,很惊讶自己的未婚夫做出这种事。我们都叫她再三考虑他们之间的关係,同时也说我们很害怕,要求May子立刻带阿Ken离开酒店。”她说,May子当时说自己真的很乱,不知所措,而她们都很害怕,也不想阿Ken继续留在酒店内,所以她们都不敢走出房间,害怕阿Ken会否拿着武器,而站在外面会对她们不利。她声称,当时就只有Shin陪伴May子到客厅,据悉当时阿Ken已站在酒店门,之后May子就送后者回家。“之后,我有致电May子怎样,当时是阿Ken接电话,拼命跟我说对不起,我说不要跟他说话,要和May子通话,May子当时说要看阿Ken对这件事怎样解释。”阿Ken玩游戏非常兴奋龙纹敏强调,阿Ken于当晚玩游戏时并未喝太多酒,所以不认为后者是醉了,只是阿Ken当晚玩游戏时非常兴奋和开心。“我对酒精敏感,喝多会引发哮喘,所以在玩游戏时,和我同一队的阿Ken帮我顶酒,所以我那天并没有喝很多。”她声称,虽然阿Ken帮她喝下数杯酒,但她认为后者未醉,只是后来有友人说阿Ken在主人房的厕所呕吐,而May子还去敲门问他的情况,只是她不知阿Ken到底有没有被反锁在厕所内。问及如何看待阿Ken的为人,龙纹敏形容,她是通过May子认识阿Ken,而印像中,后者是一名友善(Friendly)和健谈的人,只是从未想过他会涉嫌非礼,但事实上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。“因为觉得他健谈,所以就想到或许可以加入我们当晚的派对,只是派对举办人丁奕澄则不怎幺愿意,因为这毕竟是女性派对,只是后来确定他们只是参加一会儿不会过夜后,才表示愿意。她强调,在结束游戏后,其中一名出席者Zeda曾再次询问May子会否留在酒店内过夜,而后者则肯定说“不会”,只是等待阿Ken从厕所出来后就会走。“因为真的很累,我是第一个到房间睡觉的人,被惊醒后却发现阿Ken和May子都睡在客厅,没有离开酒店。”‧2013.06.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