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型农村 >AI时代 是祸也是福? (占飞) >

AI时代 是祸也是福? (占飞)

AI时代 是祸也是福? (占飞)

终有一天,脑机介面可以商品化,像智能手机那样人手一部。(路透资料图片)

人工智能(以下简称AI)飞跃发展,对人类究竟是祸是福?不久前逝世的霍金认为这是祸,他甚至说到本世纪末,人类就会给AI控制。不是纯AI,也是人与机器合成的「赛博」(cyborg),恍如一些反乌托邦小说描写的那样。这些年,哲学时兴起来,恐怕和这个问题有关。

讨论AI,至少可以分为两大派。一派认为,无论AI如何发展,都只可能是弱AI,或者是窄智能(Narrow Intelligence),即是说,AI只是人类的工具,它可以控制家居的温度,可以跟你谈话,可以撰写体育消息、作曲,却永远不能取代或胜过人类。有说AI的A,只是assistant(助手),AI即是帮助人类的智能。另一派则像霍金说的,AI会发展成强AI,拥有「自我意识」(self awareness),会自我複製,到时人只能和它结合,成为「赛博」或「超人类」。无他,人类继续如今的模样,身体永远无法离开太阳系,迟早与太阳共亡。

脑机介面商品化

强AI派其中一个论据,便是1990年代以来的脑机介面(brain-computer interface)技术飞跃发展。只要将电极植入人脑,人脑便可传达命令给电脑,亦可接收电脑传来的讯息。四肢瘫痪的病人,可以单用脑袋便能指挥义肢,手脚能像正常人般运用自如,乃至盲人可以看见,聋人可以听到。在老鼠的实验中,两头老鼠可以用脑机介面互相沟通。现时,脑机介面的研究仍在初级阶段。如今,人可用脑机介面控制电脑的光标,写电邮,发短讯,用WhatsApps聊天,跟用手控制光标没有多大分别。

大学时修读神学的神经外科医生艾力廖赫德(Eric Leuthardt)乐观的展望:终有一天,脑机介面可以商品化,像智能手机那样人手一部,则人与人之间大可「心有灵犀一点通」,毋须透过语言、文字或影像作媒介,连眉目传情也不用,用脑机介面直达大家的脑袋。廖赫德说,那个时候「世界就是你的iPad」。时下的科幻电影,将外星人设计成头大身细,四肢瘦削,可能成为事实。未来人类「四体不勤」,一样谈情说爱,讨论哲学,看电影,打机矣!

AI时代 是祸也是福? (占飞)

究竟是弱AI,还是发展成强AI,值得大家拭目以待。(新华社资料图片)

这无论是祸是福,「命定主义者」(determinists)相信人类必会拥抱新科技,皆因「人的本性」使然。回顾人类历史,凡发明了新科技,人类总要造出来:文字、印刷、蒸气机、摄影机、升降机……等等,都是例子。就算是可以毁灭地球及全人类的核武器,能造出来,人类就必会造。造出来,用不用却是另一回事。

何况,决定哪些科技可以商品化的,不是消费者,不是科学家,而是资本家。只要有利可图,就会有资本家製造,推出市场。致癌的黑心食品、令人神志不清的毒品,有人肯买肯服用,都有人造出来,何况科技?硅谷公司会基于「道德」的理由而不研发有利可图的新科技吗?

人类是群居动物,喜欢随众。大多数人都拥有智能手机,单单你没有,你便成为异类、他者。现代社会可以容许你独立特行,但你的后代肯定少过随众的大多数人,异类永远都是少数。此所以反对现代科技的「卢德主义者」(Luddites),未能赶上现代化列车的国家,只会愈来愈凋零。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,你喜欢也好,痛恨也好,大多数人根本没可能拒绝科技。

破坏多于建设?

「命定主义者」认为:照现时的发展趋势,人类的未来在强AI。是祸是福,已不是科学问题,而是价值问题,而价值牵涉的是哲学,视乎怎样看历史发展。启蒙时代的思想家认为,人类历史是向前进步的。虽然达尔文主义认为进化是「非道德」的,不讲好坏,不论善恶的,只讲适者生存。然而,科技不是令二十世纪人的平均寿命增加了几十年吗?全球人口不是由1900年的17亿增至现今的76亿吗?从进化的角度,焉能说这不是进步?

英国哲学家约翰格雷(John Gray)却是悲观派的表表者。他曾着书形容全球化资本主义是虚假的黎明,乌托邦思想是幻觉。现代人也许不再像古人般嗜好杀生,但现代人却破坏和毁灭其他生物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,即是间接杀戮其他生物。他提醒乐观派,科技不能改变人性。AI也好,「赛博」也好,都是按照人类的形象造出来的。既然人类恶的一面掩盖善的一面,那科技最终也会破坏多于建设者也!

撰文:占飞

更多占飞文章:一个奇怪的行业手机改变亲子关係电视业难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