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型农村 >【更新】狮城男买油自焚案‧伤者颈项留刀痕‧自焚前疑自刎 >

【更新】狮城男买油自焚案‧伤者颈项留刀痕‧自焚前疑自刎

【更新】狮城男买油自焚案‧伤者颈项留刀痕‧自焚前疑自刎(柔佛‧新山13日讯)狮城男越堤买汽油自焚案,42岁的伤者刘顺强,疑在自焚前曾经企图割颈自杀,以致颈项上留有一道刀伤痕迹。油站兼职员工阿斯乐和麦克週日受询时透露,自焚伤重的新加坡籍华裔男子,在上週六上午9时许案发前步入油站时,他们已注意到对方的颈项上有一道刀伤。“因为他的颈项明显有一条血痕,所以我们才留意到。”当时坐在油站小卖部门口外负责招揽油站会员的阿斯乐和麦克说,由于男子的颈项上有刀伤,他们下意识猜想对方会不会是匪徒,于是提高警戒,将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和手提电脑收起来。未脱离危急状态麦克说:“我当时本来想打电话通知同事,但对方望了我一眼,我害怕他误会我要报警,赶紧把手机收回去。”据了解,刘顺强进入油站小卖部后,原本要求购买一桶黑油,但因为身上的钱不够,才改口要求购买汽油。“不过老闆拒绝了他的要求,于是他就跑到2号油泵高举油鎗,老闆无奈下只好拿出油桶交给他。”针对这起自焚案,新山南区警区主任苏莱曼週日受询时指出,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309的企图自杀条文展开调查。他透露,截至週日下午1时,伤者仍处于危急状态。苏莱曼说,警方上週六晚联繫上伤者的一名兄长,对方也已前往新山中央医院探望他的弟弟。来自新加坡的刘顺强,是在上週六上午9时22分,前往新山世纪花园哈里茂路的一间油站要求购买汽油,惟油站老闆基于条例规定不允许卖油给无交通工具的民众,拒绝了他的要求。刘顺强过后走到油泵高举油鎗,迫使油站老闆卖了一桶约4公升的汽油给他。不料,这一边才买了一桶汽油,另一边厢刘顺强即已坐在距离油站约20米的三角岛上,将汽油淋在自己身上,然后点燃打火机,导致火势迅速烧上身。附近工作人员惊觉有人被火烧后,其中一人赶紧取来灭火器将刘顺强身上的火扑灭,惟他当时已被严重灼伤。兄指弟生意失败赔钱收场刘顺强曾在新加坡开服装公司,也从事过其他几种行业,但他哥哥披露,他的生意都是赔钱失败收场,服装生意只维持一年多就倒闭,让他丧失志气。根据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理局(ACRA)资料显示,刘顺强曾在2010年9月与妻子创办服装批发生意的公司,并于今年1月3日正式取消。据该公司的面子书专页在3月14日的最后留言指出:“因一些不明朗因素,本专页即日起不再更新任何信息,感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。”据悉,该服装店的塑料模特儿、一些用具和器材,也都已出售。他的大哥声言,弟弟之前也曾从事二手电话转卖生意及设计业等。,但是一直都做不起来,心情一直沮丧,郁郁寡欢。记者事发当天下午走访男子位于新加坡后港的住家,他的舅舅竟浑然不知侄子出了事,记者告知后才得知消息,立即通知他的母亲和哥哥。女儿跟妈妈姓刘顺强的大哥说,弟弟的女友一直称身体不适,要去看医生,也因此事和弟弟吵过几次,也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她了。“如果他真的有事,他的女儿怎幺办?她跟的是妈妈的姓,一直都由女方照顾,她的报生纸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,现在要帮她报名上学都不懂怎幺办。”据悉,刘顺强的“妻子”是一名32岁的狮城女子,记者走访她的登记住址时发现,她其实另有家庭,还有一名11岁女儿。女子的家翁披露,儿子与女子结婚多年,女儿都已小学五年级,女子在两三年前留下女儿离家后就没再回来,但两人没有离婚。妻抛下2女由夫家照顾刘顺强婚姻状况复杂,他的妻子原本就另有家庭,更育有一11岁的女儿,3年前与他产下一女,如今又已离家,抛下两个女儿由夫家照顾。根据婚姻注册局记录,刘顺强没有结婚,但他的舅舅披露,他3年前和交往多年的女友生下了一个女儿,一年多前带着女儿和母亲搬到他们家住。“他们没摆酒请客,不过有拍婚照,有没有注册我不知道。他们两个认识很久,一年多前好像还在一起。”男子母亲透露,“媳妇”和他们没有联络,只知道她在印尼有家人。他哥哥指出,弟弟的女朋友是印尼华侨,平日弟弟称她为“老婆”。“他们没有正式注册结婚,只是曾拍了一些结婚照罢了。因为她女朋友是有夫之妇,除了一家三口见面时在一起之外,一般都是住在自己家,有基于此,小侄女只得跟母姓。”曾开服装店维持1年倒闭刘顺强曾在新加坡开服装公司,也从事过其他几种行业,但是,他哥哥披露,他的生意都是赔钱失败收场,服装生意只维持一年多就倒闭,让他丧失志气。根据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理局(ACRA)的资料显示,刘顺强曾在2010年9月与妻子创办服装批发生意的公司,并于今年1月3日正式取消。据公司的面子书专页在3月14日的最后留言指出:“因一些不明朗因素,本专页即日起不再更新任何信息,感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。”生意做不起心情沮丧据悉,服装店的塑料模特儿、一些用具和器材,都已出售。他的大哥声言,弟弟之前也曾从事二手电话转卖生意及设计业等,但是一直都做不起来,心情一直沮丧,郁郁寡欢。记者事发当天下午走访男子位于新加坡后港的住家,他的舅舅竟然不知侄子出了事,记者告知后才得知消息,立即通知他的母亲和哥哥。警方採伤者指纹週日下午五时许,新山中央警署的警员前往医院为伤者刘顺强採集指纹和唾液样本,以进一步证实其身份。可是,由于伤者全身因烧伤都被包扎,警员仅能从外露小部份的右手拇指下手。由于拇指皮肤也被烧伤,有关警员必须尝试多次,才成功取得部份完整指纹。2岁女儿想爸爸刘顺强的母亲说,2岁孙女会想念爸爸,有时还要抱着爸爸的衣服入睡,上一次见到爸爸,是在新年之前。她指出,孙女这段日子虽然没有见到爸爸,但还是经常提起爸爸。【本篇内容已在2014-04-14更新。】‧2014.04.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