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智能文化 >孤岛外传.不存在的黄美诗:序章.访灵 >

孤岛外传.不存在的黄美诗:序章.访灵

孤岛外传.不存在的黄美诗:序章.访灵

夜,一座準备清拆而空置的旧式长型公屋,一片死寂。

根据传闻,这座公屋在空置前,曾经有三宗命案,发生于同一单位内。而且,三宗命案有一个共通点,就是死者的头颅都被割下来,却至今也并未寻回。这还不是传闻的重点所在,只不过是这传闻的阴森背景。

有了阴森的背景后,人们才能令言之凿凿的传闻更加诡异。

有说凌晨时分,在床上听到走廊传来痛哭的声音说︰「我的头在那里?」
有说在凌晨时分回家,就会隐约看到走廊的尽头,三个无头身躯悬浮于空中。
有说在凌晨时分,在这座公屋外围,几个不同层数的高度,会有三个无头身躯如卫星围绕行星一样,不停的环绕公屋大厦公转地飘浮。

多年来数之不尽的各种见闻说法,随着各户住客陆续迁出,由第一身的经历变成第三身的传闻,渐渐变得更加恐怖。当这公屋的空置单位愈来愈多,在夜里看来,的确令人望而生畏。

有人说当经过空置单位时,总觉得有一双又一双的眼睛看着自己。
有人说明明自己所住单位的上一层已空置,却传来阵阵踯躅脚步声。
有人更说于不同空置单位里亲眼看见有「割头兇案」的发生…

后来,由于政府下令重建的计划下,整座公屋也空置了。但是,传闻并无因此平息下来,却向外传出去。

这夜,一队由灵异节目「触目惊心」工作人员组成的摄製队,一行四人,为寻求这个传闻而来。

「看看这一座公屋大厦,就是传闻中最猛鬼的公屋大厦,今晚我们的节目将会在此,做一个史无前例的访问,访问灵体。」黄美诗指着大厦,声音低沉地对着摄影机镜头说。说罢,摄影师再将镜头移向公屋,拍摄着公屋的阴森外貌。
然后,镜头又转回对着黄美诗,他介绍身旁的一个男人,说︰「在我身旁的就是通灵师文师傅。文师傅,你好!」
文师傅慈目一笑,说︰「黄小姐,你好!」
黄美诗卖关子地说︰「我们今晚将会访问灵体,有什幺耍注意呢?文师傅。」
文师傅仍是一双慈目,微笑道︰「就像我们探访人家,记得要抱持着尊重。」
「明白!那我们进去吧!」黄美诗点点头回应道。

摄影队战战兢兢地走到长型公屋一边尽头的楼梯间,亮起了四支电筒的光线。

「踏踏…踏踏…踏踏…踏踏」沉重的脚步声,充满节奏打破了这宁静的晚上,这空置的环境。

到了二楼,摄影师将镜头拍摄着只有四支电筒照着长长的走廊。黄美诗指着长长的走廊,对着镜头说︰「只是二楼,已令人感觉到有阵阵寒意。可是,我们要到的层数是一个很不祥的数字,十三楼。我们继续上去了。」

「踏踏……踏踏……踏踏……踏踏……嗄嗄……踏踏……踏踏……踏踏……踏踏……嗄嗄……」
「踏踏……踏踏……嗄嗄……踏踏……踏踏……嗄嗄……踏踏……踏踏……嗄嗄……」
「踏踏……嗄嗄……踏踏……嗄嗄……踏踏……嗄嗄……踏踏……嗄嗄……」
一行四人步伐更加沉重,呼吸声亦变得急速,上到了八楼。

楼梯间,传来阵阵微细声音「吱嚓吱嚓吱嚓吱嚓吱嚓吱嚓…」十分诡异。然后,摄影师将镜头往楼梯上拍,一片如黑色瀑布般的蟑螂群迎面爬下来。

文师傅轻声地说︰「这里感到有很沉重的怨气……,而且似乎很不高兴。现在我要为大家唸些护身咒。」

摄影师拍着文师傅一边双手比划着,一边全神贯注地口中唸唸有词︰「哰嘛喇嗲咪咚……斯吧卡哩呼咕……他空叭噗!」说了一堆常人听不明白的咒语,总共唸了三遍。

大家看见摄影机前的文师傅,脸上汗珠如豆,仍非常吃力地解释说︰「这是……一个少数民族…常用的护身咒,它……可将受施咒者的灵魂洁净。」解释完咒语,文师傅向三人叮嘱道︰「记得保持尊重的心态啊!」接着,四人继续往楼上走去。

到了十楼,文师傅从梯间走到走廊探看,并说︰「你们看到吗?」
黄美诗跟在文师傅身旁,说︰「文师傅……」话未说完,黄美诗的脸色转青,神情恐惧地看着文师傅,欲高声呼叫的样子。摄影师及工作人员也跟着黄美诗的视线望过去,两人的脸色也急转,讶异地说︰「鬼……呀……!」
文师傅如早已预期般,说道︰「不要怕!它们伤害不到你们的。」
黄美诗声音剧颤地说︰「真……的……吗?可是……」
文师傅冷静地说道︰「这里的不是我们要找的,我们要继续上去,已非常接近它们。」

当摄影机拍摄着梯间,墙上层数的标誌,是一个不祥数字时,文师傅说︰「这里的寒意很阴,传闻应该没有错了。」说罢,示意三人跟随,便走进走廊。

黑暗的走廊,传来阵阵寒气。如没了四人手上的电筒照出来的光线,就只会看见远远的走廊尽头,隐约透出那微弱的月光。

四人逐户逐户的经过,寒意愈来愈深。文师傅停下来,说︰「是这里了!我现在要作些法,邀请它们出来。」

摄影师将镜头对着文师傅的方向,拍摄着。

文师传这时手足起舞,如唱歌般念咒︰「哈……呼妈喳……呢卡他吧……」一直唸着难以念颂的咒语,差不多三分钟时间过去。

文师傅向黄美诗招手。黄美诗走进镜头,劈头一句话,说︰「这是灵异节目史上第一次,访问灵体。我实在愈来愈紧张……」
文师傅展现一双慈目,说︰「不用紧张……我们是善意来访。」
黄美诗客气地说道︰「那请师傅……邀请它们出来吧!」
文师傅说︰「可以出来了!」说罢,走廊里隐隐约约地浮现出,在飘浮着的三具无头女子的身躯。

文师傅神情婉惜地说︰「它们有很大怨气……真可怜……」
黄美诗勉强地对身躯,问道︰「我们可以帮到你们吗?」
然后,走廊迴荡着三把悽厉的声音,重叠地哭着说︰「可以帮我找回我的头吗?」
黄美诗等四人,感到全身发麻,不能动弹,看着眼前发生的事。

一星期之后,电视台向公众交代「触目惊心」节目,因节目主持失蹤而腰斩。至于一切有关详情,电视台都一律无可奉告。即使,有好一段时间的传媒炒作,事件亦随着时间过去,渐渐不了了之。

一年后,这座公屋顺利清拆完成。

  ***  ***  ***  ***  

一盒来源不明的录影带,寄到了另一间电视台。电视台为此,製作了一个特备节目。

「首先,欢迎各位电视机旁的观众收看这个特备节目。」主持人卢先生说道。
「今日这个特备节目,将会播放出一段发生于一年前曾经闹得热烘烘的传闻,友台一个灵异节目的腰斩真相。」主持人李小姐说。
主持人卢先生接着说︰「在公开这个真相之前,我们先交代一些有关传闻的报导吧!」

之后,这个特备节目播放了有关传闻的报导,播了足足两个小时,收视已急升到七十二点,进入高潮。

主持人卢先生说︰「交代过传闻之后,现在相信电视机旁的观众已急不及待,想看看我们收到的录影带了!」
主持人李小姐说︰「现在就带大家去看看传闻的真相吧!」

镜头拍摄着黄美诗,担心地叫唤道︰「文师傅!」
「文师傅似乎消失了……我们亦好像迷路了!」摄影师在镜头外,说。
「我们被困住这层数,无论我们怎样走上走落,都仍是在这一层……」在镜头外,工作人员补充说。
镜头继续拍摄着黄美诗,神情虚浮,极之害怕地说︰「我想我们这次一定会死了。」

之后,镜头在不停摇晃,胡乱地拍着逃跑的情况。三人的声音混乱交错地说︰
「这次死了!」
「又是这一层……?」
「救命啊!」
「我好惊呀!」
「有没有人呀?」

「文师傅?」镜头拍摄着黄美诗惊讶地说。

然后,摄影机丢在地上,画面上只见几条腿在地面上来回走动,并收到争吵的声音︰
「文师傅……你疯了吗?」
「救命呀!」
「不要杀我……」
「哇……」

最后,画面从地面慢慢上升,拍摄着文师傅一脸狰狞,拿起三个人头舔舐着,然后只剩下一幕雪花画面,留下阵阵可怕笑声︰「嘿嘿嘿嘿……」